现在位置: >

从《娱乐至死》中看媒介素养教育介入语文教学的必要性-教育文档

从《娱乐至死》中看媒介素养教育介入语文教学的必要性-教育文档

从《娱乐至死》中看媒介素养教育介入语文教学的必要性

《娱乐至死》是尼尔?波兹曼为被电视“统治”下的美国敲响的警钟,该书也撼动了大洋彼岸的中国,中国学者针对处于“泛娱乐”语境下的中国进行了批评解读。波兹曼紧跟麦克卢汉的脚步,提出“媒介即认识论”。他认为,媒介限制了、甚至可以说是决定了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。例如电影和广播等媒介都以娱乐为目的,它们在改变着我们日常的话语风格。但最为诟病的还是电视,因为电视包含了话语的所有形式,被波兹曼称为“元媒介”。波兹曼认为电视话语与印刷术话语完全是不同的体系,电视话语缺乏逻辑与真实性,“电视只有一种不变的声音――娱乐的声音。”[1]因此“娱乐至死”如今已经成为了学者对当下浮躁的文化现状的讽刺,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,在新旧媒体的更迭中人们反而是放逐了对真理的认定、逻辑的辨析。

一、“媒介人”与媒介素养

《娱乐至死》先是描绘了语言作为一种媒介占据重要地位的历史时期,在语言之后还出现了丰富多样的会话工具,每一种媒介都会对文化进行再创造。和语言一样,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、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提供了新的地位。在文字被发明之后,认字读书成为人类最基础而又必须的素养,也即文字素养。第二次工

相关文档
相关主题
返回顶部
热门文档